百盈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百盈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6:06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,被热捧为“新疆问题专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,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、欧洲议会、加拿大议会,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,鼓噪利用所谓“维吾尔人权问题”打压中国。2020年3月,他与众多美国政要、“东突”分子纠合,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“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”主题演讲活动,热炒“新疆问题”,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,达到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宁波的相关案件中,涉案人耿某的孩子在校期间参与统一购买火车票、组织报名普通话考试等工作,掌握了大量学生身份信息。耿某发现孩子电脑信息后,将其拷贝给另一涉案人叶某,叶某则利用这些信息为公司避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案件中,北京某设计咨询公司冒用高校25名大学生身份信息进行虚假申报,虚列人员成本45.26万元,偷税11.25万元;宁波3家公司冒用779名大学生个人信息,虚假申报个人收入1962万元,逃避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392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晓丹表示,个人所得税App上线前,此类“被入职”情况很难被发现。现在,大学生可以通过个税App查询就职记录,对异常结果进行申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学生信息在网上“多且不贵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大学的茶茶就被一家公司入职了。“个税App记录显示,我从2019年7月开始任职于宁波众平人力资源有限公司,每月工资4975元,已申报税额0元。”她说,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,也不曾签订入职合同,更没收到过工资。